饺子~

嗨这里饺子

一步掉进UT大坑爬不出来

每天沉迷吸杉无法自拔

咸鱼文手求调戏求勾搭(够

主圈:欧美/全职/UT/yy师

没什么洁癖啥都吃!!爱G爹爱烤二逼!!

一起吸骨头呀(

【UT/PS】The Wedding's Day(3)

cp:Papyrus x sans 原作au

*今天份的结婚!前文请戳头像XD

*点梗有在写的!只不过可能没那么快发

*建议配合雪镇bgm食用w

感谢阅读(鞠躬



婚礼的地点定在烤尔比。

店里的每张桌子都被摆上了一个花瓶,里面金黄色的花束在闪闪发光。木头墙壁上贴上了壁纸,几束彩色气球在角落安静地飘着。

点唱机被修好了,播放着幽灵特色的婚礼进行曲。Brooky自告奋勇当了Dj(虽然Sans告诉了它婚礼不需要一个Dj,但有什么事情是比看到一个幽灵欢快的笑容更美好的呢?),正和Mettaton热烈地讨论一个音乐节目。

Sans和Papyrus推开门走进来,给每个客人一个友善的拥抱。“喂,Undyne,你眼里闪耀着的那种嫁儿子的光辉是怎么回事?”Sans笑着搂了一下Undyne,被后者回以一记老拳。他看到了Undyne无名指上的戒指。看来今天的幸福感不单单属于他和Papyrus两个。

Toriel也来了,手上托着一块肉桂蜗牛派,浓郁的香气飘散在酒吧里。Frisk扯着Toriel宽大的衣角紧紧跟在后头。

*死弟控和他弟终于要结婚了,这使你充满了决心。

“嘿,我听到了,kiddo。”Sans继续笑,悄悄捏捏Papyrus的手指。今天他似乎笑的太多了。


“紧张吗,Paps?”

“伟大的Papyrus才不会紧张!Nye he!”

“你在流汗,Paps。”Sans“好心”提醒他。

“你不也是,Sans!”

“彼此彼此。”

他们对视了一眼都眯起眼眶笑,两只手自然而然地交握在一起。


穿着西装的Grillby走到吧台前清了清嗓子。

“我不是很擅长这个,但是……”他转向Papyrus,“我们开始吧。”

“你愿意娶这个骷髅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我愿意!”

“你愿意嫁给这个骷髅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我愿意。”

至死不渝。

橙色和蓝色的戒指被彼此戴上了无名指,Papyrus将Sans拥入怀中亲吻,轻快但是却又坚定无比,仿佛包含着无尽的力量与希冀。

正如他们一起度过的许许多多个日子——

——以及他们的余生。


END.

一只Gaster

不要问我为什么他手里拿着只fa

假装自己会画画

p2不是很Napsta的Napstablook

(自从入UT后每天都超想学画画有大角虫愿意带我吗qaqqqqqq

【UT/Grillster】Light and Darkness(1)

cp:Grillby x Gaster注意 原作au PE线背景

*是的我来安利了!吃到太太的双G使我充满了决心!!迫不及待跑去肝文!小学生文笔可能OOC求不嫌弃!!

*私心给Gaster加了翅膀xx黑色带羽毛的那种!!Gaster是天使!!

感谢阅读(鞠躬




黑暗。

无边无际的黑暗。

目光所及的一切都被浓到化不开的黑暗所包围,黑暗背后则是令人窒息的空旷与荒芜。即使海洋的最深处都没有漆黑得如此彻底——至少那里还有星星点点鱼儿的光亮。

他不喜欢黑暗,于是他决定往前走。

一朵花静静地立在他的眼前,花后面是一个怪物的面影。惨白的面容上两道印记从两眼处延伸到脸的边缘,黑紫色的瞳孔诡异地眯起来,散发着危险而魅惑的光芒。

就像一只野兽,或者说一只猫。坐在黑暗中优雅而傲慢地打量来者,漫不经心地摆弄身后宽大的黑色翅膀。

它也如猫似的抬起头,随后向他伸出一只手来。

他握住了那只手——



天亮了。

Grillby从床上坐起来,古怪的梦境令他的太阳穴处微微胀痛。睡太久对身体真的没什么好处。

已经是开店的时间了。他取下一旁的眼镜,套上西装,在镜子面前整理了一下领结便走出房间门,来到酒吧里。今天天气很好,耀眼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店里,把桌椅都染成了浅金色。

现在还很早,酒吧里没什么人光临。Sans这个月的帐依旧没结;遁狗们很快会来聚众聊天;那个叫Frisk的人类孩子也持续着对薯条的执念。多么平凡的一天。

——亦或者并没有那么平凡。脚步声从门外传来,Grillby低下头认真地擦一个高脚杯。

“欢迎光临Grillby's。有什么想喝的吗?”

对方笑了一下,嘀咕着一种奇怪的语言,店长没能听清。

Grillby把注意力从高脚杯上移开,注视着来人。

一个骷髅。像Sans和Papyrus一样的那种骷髅。正是自己在梦里见到的那个怪物。他穿着高领毛衣和西装礼服,黑紫色的色调,嘴角弯成一个冷酷而温柔的弧度,背后的翅膀看上去轻飘飘的没有重量,不时有几片黑色羽毛落在木质地板上。Grillby注意到那些羽毛全部消失了,涣散在空气中无影无踪,像是一些从不知名地方照到这个世界上的投影。

“……你是谁?”话一出口他才发觉自己失礼了。

“啊,语言设置调好了。”

“什么?”

“…没什么。这么着急打听客人身份可不怎么礼貌啊。”

一只纯白色的手伸出来,骨手的中心有一个工整的圆洞。

“我是Gaster。”

“很高兴见到你,Grillby。”

TBC.



碎碎念:总算是写出来了虽然大概没人看。)不要脸地打滚求评论qaqqqqqq双G那么好各位不来一份吗!!!

最后惯例@绿尾大蚕蛾  ww快夸我!!

百fo点梗!!

如题占tag歉!

呜呜呜居然过百fo了超激动qaq给各位天使们比哈特!!按惯例开个点梗!

tag里的cp都可以点!或者想看我的脑洞au的故事也可以点!我尽量写!

没人理就尴尬了_(:з」∠)_我喜欢你们啊呜呜呜呜呜(语无伦次

【伪Undercat】你可能有什么猫病

cp:Papyrus x sans 欢乐向段子体
* Underswap、Undertale、Underfell三au穿插注意;sans猫化注意;可能OOC注意

*人称可能有些混乱,望谅解orz

感谢阅读(鞠躬



1.(US)

US!Papyrus翻了个身抱住身边被窝里的一团蓝莓,轻轻蹭蹭对方的脑袋。难得起的比Sans早,肯定要好好欺负一下。

“早安,Sans。”被子里传来一声微弱的喵呜声。

等等。

为什么是喵呜声。

Papyrus把被子一掀,一只浅灰色的小猫正惬意地窝在床上发出呼噜声,毛茸茸的猫耳抽动着,肉爪子不时下意识拨弄几下脖子上那条天蓝色的丝巾。

哦豁这还是只布偶。

养了十多年的兄弟变成猫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2.(还是US)

喵Sans似乎被刚刚掀被子的声音惊到了,转过身来往Papyrus怀里缩了缩。烟枪不由自主地将手指伸向了Sans的小肚子。

……好软。Papyrus捂脸。

可以撸猫吗!这么可爱绝对可以撸的吧!!

有猫不撸非君子!

此时不撸,更待何时!!

想到这里Paps就毫不犹豫地戳起猫来,像滚汤圆似的从床头搓到床尾。

团子被那只罪恶的手搓了不到三秒,就听见“咔”的一声。US!Papyrus望着指骨上的齿痕幸福地流泪。

这大概,就是骨生巅峰吧。

(烟枪似乎解锁了什么不得了的属性。)


3.(UT)变成猫了也要睡懒觉!

“Sans!起床啦!”Papyrus将床上的一摊猫提溜起来晃荡。

“ZZZZZZ……(大声说Z.mp4)”

“嘘!伟大的Papyrus已经看穿了你的把戏!

“……喵。”

“撒娇是没有用的,Sans!别以为这么容易就能赖床!”说着戳了戳对方的额头。

Sans把两只肉爪合起来,夹住了Papyrus的手指,伸出小舌头舔了一下,然后歪歪脑袋。

*HP-99999

伟大的皇家护卫队队长Papyrus,卒。

(今天的骨头兄弟又在床上摊了一个上午呢。)


4.Grillby's

三个帕搂着自家喵杉出现在了烤尔比的店内。

“所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US!Papyrus一边揉布偶的耳朵揪别人尾巴一边严肃地说道。

“你的表情可一点都不像是为这个情况而烦恼的样子。”UF!Papyrus看着努力撕咬一包芥末酱的fell sans喵陷入沉思。

“猫啊………不是很方便(哔——)呢。”

众人:“……………”

UF!喵Sans:“:)”

*你感到Sans爬上了你的脊背

*你遭遇了“360度无死角喵喵炮”

(后来被砸了店的Grillby默默在店门口竖了个“宠物禁止入内”的木牌。雪镇的狗狗们表示感觉遭受了不公平对待,并因此集体罢工。本台记者MTT为您报道。)

(UF!Papyrus抱着Sans走进了这里,又沉默着走了出去。)

(就在Sans重新变回骷髅的一周后,Alphys博士的猫咪手办遭到盗窃。)


5.(UF)

这天巡视完毕的Papyrus回到家中,看见一只姿势抚媚的比基尼白色狗狗躺在沙发上对他抛媚眼。

“Hey,Baby!这里是Sans!波动Sans!”

Boss全身冷汗地从梦中醒过来,面部抽搐了一整天。


6.鱼家

“也许我们应该去找Alphys她们问问。”UT!Papyrus提议,大家纷纷赞成。

Alphys打开大门有些慌张,“呃……抱歉,伙计们……我现在不太方便。”

然后他们就看见了博士怀里那只乖的像Toby的蓝色喵。

UT!喵Undyne:“吃面.avi”




可能大概也许或许没有后续了

最后@绿尾大蚕蛾 ww

【UT/PS】The Wedding's Day(2)

前文戳头像吧x 感谢阅读(鞠躬


西装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周一,Papyrus牵着他的手到Muffet的服装店里买的。(蜘蛛出品,诚信保证!)

“嘿Sans,你要不要试试这件?”一开始他的Bro饶有兴趣地指向一件白色蝴蝶结花边的婚纱。

“不不不Paps,那是给女骨穿的好吗。”Sans笑,“我说Paps,关于结婚……我好像也没正式答应你吧?”

Papyrus半跪下来牵起Sans的手,轻轻地、轻轻地在对方指骨上那枚并未被摘下的蓝色戒指上吻了一下,抬起头来时眼里闪动着光采:

“那现在呢?答应我了吗,Sans?”

咳。

该死。

Sans把脸别到一边,“……嗯,答应了。”

强行扯下来的兜帽并没能成功遮掩住骷髅脸上浮现的浅蓝。


TBC.


(Papyrus:人类教的方法就是好用捏嘿嘿嘿嘿。)

*没错超短但我就是要分段(被打死
*其实是借着结婚梗写婚前段子嗯(

谢谢不嫌弃呀( ´ ▽ ` )ノ❤️

【Underphysic】物理之下(误解向)

(这是一个正经的物理教程)


第一课 功与功率

两要素:

Frisk(F):作用在物体上的力。

Sans(s):物体在这个力的方向上移动的距离。

flowey(f):用来表示摩擦力。

计算:W=Frisk x sans

功率计算

Papyrus(P)=F x s÷t(toriel)


第二课 压强

单位:帕派瑞斯(papyrus),简称帕,符号Pa

例题:一本书放在桌上,质量为0.3kg,与桌面的接触面积为5×10的负二次方平方mtt。

Frisk=Grilby=m×gaster=3Napsta

papyrus=Frisk÷Sans=3Napsta÷5×10的负二次方平方mtt=60Pa


一些常用量

gaster(g):重力与质量的比值,常取9.8Napsta每kg

Grillby(G):重力


没了。) @绿尾大蚕蛾

【UT/PS】The Wedding's Day

cp:Papyrus x sans 原作au 可能有私设

没啥就是想玩玩结婚梗。)渣新入坑第一篇文求不嫌弃XD

感谢阅读(鞠躬



高个子骷髅蹲下来给矮个子骷髅整理领带。矮个子骷髅笑着把手揣进西装裤兜里。

“Sans…!你这个懒骨头!多大年纪了还不懂得好好整理着装!”

“还不是因为我有世界上最棒的兄弟来代劳。”Sans嘴角上扬的弧度更大了。他微笑着,慢吞吞地跟在Papyrus身后。雪镇早晨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暖洋洋的阳光味道。

Papyrus转过身来等远远落在后面的骷髅。“怎么了,Sans?”

“没事。我想我只是需要一点…'骨'励。”

Papyrus皱了皱眉头,但那个毫不犹豫的拥抱出卖了他此时的真正心情。新烫的西装和Sans的味道都很好闻,他有些不舍得放开了,干脆把Sans拦腰抱了起来继续赶路。

“这样会把西装弄皱的,Paps。”Sans把头埋到Papyrus肩上,认真地玩起他的领带。

“放心!伟大的Papyrus会把这个问题处理好的!Nye hehehe!!对了Sans,你好像变重了。”

“骷髅是不会变重的,Papyrus。”

两个骨有说有笑地朝小路上走去。

下午就是他们的婚礼了。


在一个星期以前,Sans还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到来。

直到他的兄弟在他面前跪下,郑重地将一枚的戒指套上了自己的手指。回音花蓝色,尺寸刚好,还有股儿意面味儿——Papyrus的风格。

“给所爱之人准备的礼物当然得是最好的!”Papyrus骄傲地扬起头注视着他,“我爱你,Sans。嫁给我吧。”

而他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逃跑了,带着已经变成深蓝色的脸颊瞬移到了自家衣柜里。

他当然不会拒绝他——他怎么可能拒绝Papyrus呢?

只是,只是……天啊,他从未感觉到自诩冷幽默的自己是这么容易纠结与害羞的骷髅。

他早该意识到自己对Paps有些异常的情感,和兄弟与兄弟之间全然不同的情感,在他的灵魂中生根发芽;而Papyrus的告白则仿佛一管催化剂,将这份感情彻底引爆。

Sans不由自主地摸了一下手上的浅蓝色戒指,上面还残留着熟悉的、令人安心的Papyrus的温度。

果然不应该整天让Paps往Undyne和Alphys那边跑的吗……鬼知道她们对Paps说了些什么!Sans懊恼地扶额,跌跌撞撞地跑出衣柜,嘴角却挂着自己不曾察觉的微笑。


事情的后续是他被新来地下的名叫Frisk的人类怼了,狠狠的那种。

*你告诉Sans他就是个无可救药的笨蛋,他应该好好接受然后吧唧一口吻在小天使身上。

“不可能的kiddo……”Sans沮丧地挠着头摊在沙发上,对着一桶袜子发呆。

TBC.

(鬼知道这么短我为什么要分几段发……看看晚上能不能肝完剩下的吧躺

好迷哦

一年前的文被撸否屏蔽了

明明什么都没干

不是很懂撸否:)

【Underfood】幽灵家族设定

幽灵棉花糖:棉花糖被吃掉之后化成的幽灵 依然没有实体 不过在幽灵没有防备的时候可以掐一把 是蓬蓬软软的云朵的手感

Napstablook:

雨水味 如果你走在路上看见一朵棉花糖在哼歌那么就是它啦 有着音乐梦想 特长是制作黏糊糊甜腻腻的棉花糖味道的幽灵唱片

Mtt:

草莓味的棉花糖 某著名综艺节目主持人 变成棉花糖幽灵后有个烦恼 那就是跳着跳着舞跳太厉害了很容易就散开来不见了 结果找好久才把飘散在空中的自己聚起来

Dummy:

脾气有些暴躁的棉花糖 它路过的时候到处都是胡椒粉的味道 其实咬一口是朱古力味喔

(依然不知道在干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