饺子~

(开学长弧活在周末)(点开↓)

嗨这里饺子!

\UT/\UT/\UT/

杂食党基本无洁癖!!咸鱼文手可勾搭可调戏!!

爱鱼龙爱G爹爱烤二逼!!一起吸骨头呀!!

(收到评论会膨胀豹炸!!!!)

(还债2/10)(前路漫漫orz)

不是更新orzz

牙和肚子都疼豹 负能有点多

…大概停更两个月 随时诈尸回来…!

……感谢不取关之恩T T

【UT/Alphyne】As the sunshine arrives.

cp:Undyne x Alphys 原作向,PE线背景

* @彩时雨Arain 你点的鱼龙XD!真是写不出她们万分之一好!!太喜欢这对儿啦。

*全文4000+(蹦哒)私设有。算是迟到的第二份周年贺,花了非常多心思的一篇,望食用愉快。(以及求评论XD)

感谢阅读(鞠躬





桌上的手机叮叮地响起来,一旁的柠檬汽水被特别关注自带的大幅度震动晃得摇摇欲坠,好一会儿才不倒翁似的停住。

Alphys一边发誓再也不乱装提醒功能一边伸长了手去抢救手机,在它转而祸害喵娘手办前慌张地按下了查看。智能机可怜兮兮败下阵来,不甘心地直抖。“嘘。”

“嘿Alphys,今天的天气怎么样?:) ”

博士抱着手机在床上滚了几圈,用爪子搓搓比屏幕还要烫上那么一点儿的脸,整整领口噼里啪啦地打起字来。Undyne的短信!别让颜文字暴露你每分钟超两百的心率,Alphys!这条博客必须要严肃庄重!

怎么回复呢?“非常热!!”不不,这傻里傻气的;“一如既往的热”?听起来像整天怨这怨那的书呆子;“跟你一样火辣”…?人类的主意挺不错的,但Alphys的脸快比某人家的茶还要烫了…………

她对着屏幕怎么也按不下发送,怀念起刷博客时的准确利落。实验室的大功率空调呼呼地把冷风往折叠床上送,杯子里的汽水和Alphys整个人一齐冒着粉红色的泡泡,稍不留神心情就被二氧化碳气体掀个大跟头,飘飘然得头重脚轻。热域的季节可不分春夏秋冬,但这并不妨碍Alphys在热烈的酷暑里享受冰冻苏打和水果。她喝着汽水盯着手机,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地底好像也没有“天气”呀?




Alphys第一次碰见Undyne时鱼人族的小战士还打不过国王,满脸不服气地挥舞长矛,要求再战一场。新晋的皇室科学家抱着文件资料急匆匆地走在热域滚烫的路面上,“嘭”的一声纸片洒了满地,险些被高温岩石点着熊熊燃烧。初次见面就没能给国王陛下留下好印象,Alphys又害羞又窘迫,巴不得自己变成一只幽灵凭空消失然后逃之夭夭。但我们毛绒绒的好好先生显然并不在意,只是温和地笑着帮忙。

她红着脸把文件捡起来,连声道歉,一抬头看见了鱼人女孩,盔甲原本擦得干净闪闪发亮,现在沾满了灰扑扑的火山灰,很有些狼狈。她也笑起来——是非常爽朗的那种笑,带着阳光贯穿云层般炽烈而豪放的英气,音量之大吓跑了一旁偷窥的迷你火山。那时这位女士年纪尚小,热域严酷的环境还不会对灵活的年轻人造成太大影响,于是频频骚扰因会议而暂居热域的国王,长矛一竖发起挑战。Asgore待人从来都非常温柔,更是拿女孩儿没办法,就认认真真同她训练。(许多年后Undyne深刻理解了什么叫作“天道好轮回”。)

Undyne拍拍灰尘朝Alphys伸出手,令人愉悦的青春味道放肆地洋溢,锋芒的气势也丝毫不输成年。好斗的天性没有让她变得残暴张扬,而是使她初步具备了守护他人的能力;小鱼人的身上已经能瞧见女英雄的雏形,就如寥寥无几能用利刃破开坚冰的极地鱼,骄傲地在零下几十度的海水中徜徉跳跃。

“未来的皇家护卫队队长,Undyne。”

对方的指关节热切有力,Alphys差一点被过大的手劲掰倒,连做几个深呼吸才没有因紧张而磕巴。“我是Alphys……!新来的皇室科学员……!”

她还在思考该说些什么,Undyne已经跟Asgore吵吵嚷嚷地走远了,回过头来大笑着朝她挥手。“很高兴认识你,Alphys博士!”

Undyne,Undyne。Alphys在心里愉快而欣喜地念了几遍这个名字。





她漫步在下游不算宽敞的水道上,清凉的水流蹿上边沿灌进雨靴里。热域的怪物们向来不太待见阴冷潮湿的瀑布地区,Alphys却格外喜欢这块僻静的地方。

她听见回音花录下钢琴悠扬的旋律不停往复回荡,穴顶矿石闪烁是一颗又一颗金黄的星芒。故事在这里打着转儿编成轻灵的歌谣,又一直往河水里深深、深深地沉淀下去。

Alphys常常把脸贴在冰凉的岩壁上,仿佛有来自地面的丝丝缕缕的暖风自上而下沿着石缝吹过。她能听见人类孩子欢快的叫声和笑声,能听见无数的生命在日辉月华的照耀下生生不息。

她当然明白这不过是违背常识的幻想——地面上的幸福太过遥远,如果有风吹拂大概也只是岩壁间的气流变换。

但这幻想依然让Alphys好几天来、为看似无法完成的实验任务而焦躁不安的心情得到了很好的慰藉——并因此心怀希望。

Alphys觉得脚步溅起的水花都轻快许多,希冀和喜悦也和着回音花吟唱的拍子一点点浮出心头。她期盼着能在偌大的废墟堆中再找到些人类的稀奇物品。人类可真有趣啊,博士这么想到。就连废弃的东西中都有如此多千奇百怪的文化!也许有一天他们会回到地面上————

首先她得想办法解决地底的事。远处工程爆破般的巨大声响把Alphys吓了一跳,屏住呼吸紧张地躲到一大堆的废品后边观望。

“对!!就是这样!!!把全身的愤怒爆发出来!!!再用力来一拳!!!!”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哈!!!!正中靶心!!!!棒极了Undyne!!!!”

又是一声巨响,这次像火山爆发。Alphys几乎能想象出挨揍对象此时的惨状。果不其然,当她心惊胆战地探出半边身子,地上的那袋太空食品已经咽了气,冰冻食物从瘪掉的袋口凄惨地漏出来。训练人偶,不对,训练人偶的表哥在一旁蹦蹦跳跳活动棉质身体,戴着火红拳套兴奋地挥拳的则是熟悉的海蓝色身影。

许多瀑布地区的小怪物都站着围观这场单方面的拳击比赛。塞壬小声哼着电音给比赛助兴。乌龟葛森也在,端着螃果和海茶递给大喊大叫的孩子们。岁月磨平了他青黑色龟壳上的棱角,昔日英雄的光彩不再,眼镜后头只有被青春的热情复燃了些许的浓厚温存。这依然是位活力四射的老人家。“嗨嗨,小伙子们姑娘们,悠着点儿!”

Undyne看见了Alphys,停止拳击招呼她过去,笑容又使她想起自己时常在瀑布下方幻想能看到的顺流而下的一瞬阳光。在跃动的水雾间折射出斑斓的色彩。“要加入我们吗,博士?”

Alphys在脑海中猛刷了无数条“天啊Undyne和我说话了”的弹幕,被约刷亚和亚伦推搡着往前走,面红耳赤地在鱼人面前停住。“呃……Undyne……我…我在想也许你会愿意……来我家一起看部动漫什么的?”蠢透了Alphys……

怪物们七嘴八舌地嚷起来。

“动漫……?那是什么?”

“偏心!Alphys博士太偏心啦!”

“就是!居然只邀请Undyne!”

Alphys闻言脸又红了几个数量级,体温噌噌上升像只兴奋过头的火岩绳。被邀请了的人连忙把邀请者从不知所措的状态中解救出来。

她说,“乐意至极。”握住肉乎乎的黄色爪子咧开嘴。“那么我们约好啦?”科学家小姐使劲点头,眼神偷偷往对方身上瞟。

殊不知行事爽快的鱼人族女孩,就这么把她们的一辈子都预订好了。

“Alphys?走神了?”Undyne揉揉心思不知飘哪去了的Alphys,俯下身子朝对方耳朵吹了口气。“在想什么呢?”

Alphys从回忆里回过神,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手指不安地在白大褂口袋里摩挲地下实验室的金属钥匙。下午就要进行正式实验了,如果成功他们就能够带回万千怪物的笑容。

她张开口欲言又止,终是没有把安排说出来,只是盯着Undyne的眼睛。起初Undyne这样笑着看她时她的目光总是躲躲闪闪,两人熟稔后便习惯了这样不时默契的对视。每次时间不长,但非常温暖。

她盯着Undyne的眼睛仔细端详。Undyne的双眸里是燃着火焰与星辰的。她是天生的英雄,最合适的领导者。

Undyne也会像任何英雄一样垂垂老矣,就像葛森。皱纹会攀上她的脸庞,锃亮的盔甲将落满灰尘,但她灵魂深处那炫目的光辉永不褪色。在那之前,她会先同她的子民一起夺回怪物们的光明与未来。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

Alphys咬住下嘴唇,血珠一粒一粒从伤口蹦出。她蜷缩在折叠床的角落紧紧用被单裹住头部和尾部,血水和泪水同时划破僵硬麻木的脸庞。

梦魇又一次在深夜袭来,无论对于科学家还是融合怪。白日融洽而无伤大雅的恶作剧此时看来都是再虚伪不过的伪装,歇斯底里的尖叫铡刀般绞断脑神经。绞断,然后碾成粉末。

她妄想成为英雄,换来的是比撒旦还值得惩戒的罪恶。她从来就不是个诚实的科学家,不是认真敬业的积极分子,不是阳光向上的女孩。她只是个彻头彻尾的自大的恶人。

可她总是能瞧见她的朋友们,瞧见Undyne,在实验室摇摇欲坠的白炽灯旁边就像颗炽烈燃烧的太阳释放着光与热,烘干她的灵魂与眼泪。Undyne说一切都会好起来,挥着拳头信誓旦旦要揍扁所有惹人生厌的黑暗。Undyne拍着她的背说Alphys是了不起的科学家,她最厉害的朋友,语气里毫不掩藏地敬仰和骄傲。

她在第无数个这样的长夜坠入睡眠,狂躁喧嚣的河流暂时归于宁静。怕黑的死神鸟钻进她的被单里蹭了蹭Alphys的脖子。明星机器人为累坏了的科学家掖好被角,悄无声息回到自己的房间。怪物有时候是非常容易被鼓舞的。





Alphys十分庆幸临行前塞给Undyne的注射用决心没有派上用场。她很高兴多年来对人类的认知基本正确:他们的行为虽然古怪且难以捉摸,但他们显然有着一副好心肠。

他们也大方谅解了自己像个变态一样到处布置摄像头的行为,她不太好意思地想到。Mettaton用上了新躯体,也因为人类的配合演出为电视台的播放业绩新添一笔。如今他们往王城那里去了,在青苔气味的古老电梯前同自己道别。老天,她真喜欢这个人类。Alphys不知道他们会迎来怎样的命运,她倾向于相信人类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但人类的到来显然还改变了一些其他的事情。

比如雪镇门口匪夷所思的委托,乘着船妇的木筏一路漂流,随着空气的滚烫而渐渐满格的决心。

比如从门缝里塞进的信件,用电锯锯满九十九次才得以打开的酸甜气息。比如手忙脚乱的换装打扮,送错对象的礼物,瀑布的另一次漫步,滑稽的戏剧表演。

比如某位女战士一如既往地奋力把自己整个塞进垃圾桶,对人类漫画刨根问底的可爱较真,沮丧尴尬的面容与心底憋不住漫溢出来的狂喜。

比如在及膝深的水道里进行一场竭尽全力的奔跑,最后扑进爱慕之人的怀中,眼神再次交汇仿佛从不曾分离。

比如一个足够久的拥抱,在瀑布湿润的水雾之间涣散开,在回音花衷心的祝福间弥漫而去,直至将整片土地都布满浓郁到快要窒息的惊喜。

比如一个终于落在唇畔的吻。

她知道自己再也用不着躲藏和隐瞒。

因为她的幸福正迎着阳光向她走来。





END.

UT二周年快樂

UT二周年快乐啊啊啊啊啊啊啊❤❤❤

千雪QAQ:

ut二周年快乐!

Sakuria:


undertale两岁啦!生日快乐!!!


抹茶子:



ut二周年快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刹那流火:



ut二周年快乐!!!

  

  

阿潮:

  




   




二周年快乐!!

   

   

Atlach:

   




    




ut二周年快乐!!!

      

    

      




吊顶灯:

      

    

    




     

         

     

     




UT二周年生日快乐!!!

        

     

        

     

        

     

        




大洗耳:

        

     

        

     

        

     

     




      

           

      

          

      

          

      

      




UT二周年快乐~

          

      

          

      

          

      

          




白月巫:

          

      

          

      

          

      

      




       

             

       

            

       

            

       

       




二周年快乐啊!!!!!

            

       

            

       

            

       

            




AO牌白熊:

            

       

            

       

            

       

       




        

               

        

              

        

              

        

        




作為喜歡UT 的一份子, 很高興UT 今天終於到二周年了! 之前一直在催稿甚麼的, 可能有點氣氛不愉快… 感謝病兒的統籌和審核, 感謝各位畫手PV手文手的參與和努力以及對我的包容. 在今天, 2017年9月15日, 我們一同為了UNDERTALE 2歲生日而狂歡.

              

        

              

        

              

        

        




https://1463727379.wixsite.com/chineseundertale-2nd

                 

        

              

        

              

        

             

       


            

       

            

       

            

       

           

      


          

      

          

      

          

      

         

     


        

     

       

    


     

   


   

  


 




浅草夏阳林荫间,有童失足坠深渊。

有花远驻轻摇曳,嬉笑戏闹把头现。

杀戮饶恕任君选,孰功孰过请君辨。

地下王国多奇遇,且行且歌步途远。

执母之手踱水边,蛙声恬恬虫鸣娟。

豆蔻香气常萦绕,落红款款舞翩翩。

断桠留春催新绿,刀光寒暖映旧颜。

火灼无需过言泣,他日回首再相见。

金箔藏心遮假天,哀乐喜怒不复显。


2017.9.15 HB To Undertale

献给挚爱的与最最温暖的UT 二周年生快❤❤(押韵!不顾一切地押韵!)

进度是(2/7) 十一前填完!

感谢阅读,感谢关照(鞠躬

(诈尸画画)

*Frisk想给你一个拥抱

画手画到想给自己来个友谊八连。心血来潮加阴影的后果是gg。随意画下半身的后果也是。_(:D」∠)_

悄悄圈 @ADAO阿稻桑 (怂成团)

你看到了一个很可爱的人。你想夸他,你想把他吹上天。这个人的身边靠过来了另一个可爱到极致的人,缠着他进入叽里呱啦嘴炮模式。你看见他们开始毫不自觉的互撩。你决定用你毕生的语文水平来吹他们,但你发现你只能不停重复

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wocccccccccccc可爱死了我qoiwujxnznjshwujjrielsoowieijs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到爆炸怎么可以这么可爱的要不认识可爱这两个词了可爱可爱可爱到想犯罪他们真好真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boom————————





以上为观英雄归来有感。粉丝滤镜一毫米,叉腰。

拿来混更新的像素瞎糊xx

p1 temmie!!

p2是上次按贴图糊的G

【UT/PS】脱非入欧

cp:US!Papyrus x UT!sans(审判组)伪阴阳师paro

*是 @洛星三友 天使点的半鸟半骨衫!!严重跑偏 对不起点梗的天使啊qqqqqqq

*也是 @*这是一只厌君。 厌爹要的糖!两篇当一篇写了(淦

*私设 OOC 文笔不好画风不对预警

BGM:米津玄師——百鬼夜行

感谢阅读(鞠躬



雷鸣般的轰响震彻庭院,刺目的光辉随着阵法的启动迸射开来,惊走几只枫树上栖息的鸟雀。

怪物大摇大摆地从耀眼的光芒中走出,双眼漆黑,傲慢的姿态和美丽的碧绿色花纹无不表明————

这(依然)是一只蛙吉特…………

Papyrus一汪泪水梗在骨头里,尊严跟手中的香烟火星都抖得厉害,终于啪叽一声掉进脚边的水坑。

绿油油的小家伙很无辜地呱呱叫着。



身为一名职业阴阳师,Papyrus看上去显然有着高贵的血统。闪闪发光的头盖,雪白如珠穆朗玛的肤色,硬朗的身子骨——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掩盖不了他是个非洲骨的事实。

要论非,隔壁那个飙乱码的伙计才更具有资格,偏偏人家在一个明媚的早晨拥了只高阶小画家入怀。就连家里那刚成年不久的小兄弟,也顺顺利利地召出了倒五芒星的恶魔,从此Papyrus的家里多了颗闪耀的星星。

而Papyrus捂住并不存在的耳朵,面无表情地注视第233只蛙吉特摇摇晃晃加入大蛤族的合唱,出门买包烟都有一堆蛙在自己身后念诗。

Papy沉默,Papy流泪,Papy觉得自己迟早要在作者恶趣味的逼迫下走上OOC的不归路。

他决定抖抖骨头架子改变这个惨痛的现状。将一包香烟塞进口袋,披上外套,Swap!Papyrus揣着有用的金钱和并没有什么用的希望推开了奸商的店门。



不大的商铺,货物乱糟糟地堆在一块,兽皮的味道混杂着木板箱与纸币受了潮的霉味,昏暗的场景似乎昭示着这并不是什么绝对合乎法律的地方。

Papyrus在杂七杂八的东西周围踱着步子,有烟雾慢腾腾地从收银台处往上边窜,想是熏黑天花板的罪魁祸首。

他蹲下来,轻敲一个金属笼的边缘,里头的妖怪不安地动了一下。这是一只骷髅,原属于两臂的位置长了对漂亮的浅蓝色羽翼,像是不经意掉落的天空。末端的洁白羽毛沾了点雨水没精打采地耷拉在地上。

熟悉的面容让Papyrus想到了自家小兄弟,懒散的神态则使他迅速掐掉了这个念头。这样的生命缩在笼子里着实可惜,他利落地叫了店员打开锁链,将小妖怪搂进怀里,顺便把外套披在对方身上。意料之内的轻巧。

按照店员给的价位将钱币拍上给店长,Papyrus抱着买来的式神走出门,妖怪的眼睛似乎在闪烁。他没留神,叼着香烟径直往寮里走去。

柜台后面的独眼骷髅笑得狡诈。



刚回到家,蓝莓就兴冲冲迎上来围着Papyrus转圈。

“Wowie!!这是兄弟你的式神吗!!华丽的SANS欢迎你的到来!!”小骷髅很兴奋,踮着脚打量对方怀里的妖怪。“应该给这位新朋友准备一顿同样华丽的午餐!!诶嘿嘿!!”

“我不知道,Bro。”Papyrus摊手,“也许来点'膜'西哥卷饼?”该死的冷笑话基因。

“酱'骨'架听上去也不错。”妖怪一点儿不见外地睁着半只眼睛开了口。

完了这家伙是和我兄弟一伙的!!!!蓝莓飞速远离了两个冷笑话传染源,没忘了把暗中观察的小恶魔拉走。

Papyrus才准备好午餐的材料,一回头看见小妖怪站在院子正中央舔理羽毛,火红的枫叶飘下来落到光着的锁骨处,橙黄色的外套已不知去向。

受到文化冲击的Papyrus心里咯噔一下,不动声色地指挥沙发上躺尸的被子把式神裹好。“名字?”

好巧不巧,对方轻飘飘丢过来一句“Sans”,吐了吐舌头望着自己,眼睛也是湖水的湛蓝色,没有五芒星的形状但异常纯净深邃。好歹不是亲自召唤出来的式神,Papyrus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能够获取妖怪的信任。他没有给Sans戴锁铐,Sans也没心思逃走,报了名字之后只乖乖待在原地眯缝着眼睛。

然后院子里响起了轻轻的鼾声,一阵长一阵短有点可爱,听起来是困极了。

……等等他是睡着了吗,绝对是睡着了吧。

无奈地揉上小妖怪的脑袋,Papyrus叹了口气把挠头的Sans拐带出门。

“先给你买件衣服吧。”



正是斗技开放的时间,平安京的服装店难得冷清。守店的兔子女士礼貌地跟客人打了声招呼,就领着Sans走向试衣间。

Papyrus抽根烟的时间换来的是劈头盖脸砸过来的惊喜,妖怪踏着木屐,和服上快活的红金鱼好像要摆着尾巴游出来,翅膀从溪水般明快的衣袖中垂下,衣摆里线条若隐若现,脸上少了羞怯只有挑战似的肆无忌惮。

一旁客气笑着的售货员显然是误会了什么,而Papyrus头骨发热像挨了记特殊攻击,突然就很想把这误会变成真实。

“嘿Sans,别做我的式神了。”

审判者职位上的骨头总善于找准时机,Papyrus当然也不例外。

“当我男朋友好吗?”

“砰咚”一杆直球进洞,慵懒又不轻不重的一声“好”简直像鸟羽在Papyrus心上挠痒痒。欣喜不过三秒,一张偌大的纸卷在高个儿骷髅面前展开,上书三个大字“卖身契”。

不知从哪掏出来这玩意儿的Sans笑得有点崩坏。

Papyrus愣了几秒,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柔软的羽毛堵上了嘴巴。

“……做骨要说话算数。”一本正经的眼神。



“所以卖身契上除了无限量番茄酱供应和每周限定放屁坐垫以外什么都没有?”

不说话。

“你说你有个超伟大的族人兄弟但你一不小心滥用技能被抓走并且都懒得逃跑??”

Sans抱着个红色的瓶子窝在沙发里,超级无辜,比蛙吉特还要无辜。

两个骨对视了好久,一致笑得前仰后合。Papyrus把守寮夫人圈到怀里玩羽毛,突然恍然大悟自己为什么一直以来都是非洲酋长。

也许是因为遇见你,用光了我这骨子的欧气。

——也可能是非气。Papyrus看着账单上一连串整齐的648番茄酱支出这么想到。

Sans一翅膀打断了恋人有理有据(且很不利于家庭和谐)的抒情,又被压倒一顿黏黏糊糊的亲吻。

大阴阳师Papyrus,今天正式脱非入欧啦。



END.

————————

开学使人勤奋.jpg(呸

出售鸟衫啦,一个评论一只,下周末签收呀(不你

300fo点文!&失联声明_(: o」∠)_

占tag抱歉!!!!

UT点文,cp/角色不限,最好带梗,可能私心tag的优先!!希望有人理!!!

呜哇真的没想到开学前能达到300fo!!😭自从入圈认识了超级多的天使和神仙!!!超喜欢你们!!!辣鸡腿肉和练笔能得到认可真的特别开心啊啊啊啊!!!!(疯狂冒爱心)

开学正式成为初三狗,收手机所以会失联很久orzzz怕是太久不更会掉粉(…q)但是管他呢先开了点梗!!!不定期诈尸,可以的话评论留个坑名优先填!!!!

再次感谢阅读和喜欢😭😭😭!!!!(深鞠躬

【UT/Alphys个人向】The Heroic Things

*原作向练习,Alphys国王结局(G线流程MTT前未清完怪)衍生

*含鱼龙,文笔废、OOC、脑补预警

BGM:Toby Fox——An Ending

感谢阅读(鞠躬



她在钟声响起的时刻被加冕为王,人造太阳的余晖透过审判长廊的琉璃窗洒进来。地面层层叠叠的金黄像是精灵贵族的血液,踩上去诡异地厚重。

地底的怪物们都很注重仪式感。有人带来了自瀑布捡到的经书,所剩无几的居民彼此搀扶在王座前站定。她披上长袍戴上皇冠,险些被过长的红色后摆绊倒,视野突然一片模糊。穿蓝色连帽衫的骷髅混在人群中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眼泪,总是眼泪。怪物泪水独有的咸涩味道让Alphys想起鱼人族女士海蓝色的皮肤,而她心心念念的英雄早已融进泥土化为回音花的肥料。

Alphys没有见过大海,Undyne就是她生命中的海洋。她目睹这海洋在战斗中干涸,只剩绵延不尽的绝望的斗志被回音花记下,以耳语的音量在瀑布冰凉的雨幕之中朵朵传唱。

她生性懦弱,握住权杖的那一刻却显得驾轻就熟——处理政务,颁布法令,安抚人民,一切都仿佛与生俱来的本能——一个天生的领导者。Undyne,Asgore,Mettaton。思念与痛苦如洞穴里的水珠洗礼钟乳石般洗礼她的灵魂,仇恨既是抵在她意志上的刀刃也是用以杀死脆弱的利器。

她将活下去,带着不作为导致的可笑诅咒活下去。这真奇怪,毕竟从杀戮的开始她便一直盼望死亡的归宿。

那天实验室的大门被缓缓打开,电梯挤满融合怪,四壁的金属吱呀作响。她缩在角落里兀自等待人们的审判。半流体爬出电梯爬上地底,失落的游子回到故里只见到漫天尘埃和熙熙攘攘的、沉默的人群。伙伴不见了,家人不见了,谁也不知道他们还剩下些什么,对灾难的不屈或是愤怒带来的理性。融合怪们呆滞地站着,泪水和白色体液同时滴落,汇聚的水洼鲜活起来重新归于身体和灵魂。

棕熊政治家向雪铁龙母亲点头致意,走过来轻轻拥抱了Alphys:“谢谢你,博士……谢谢你带他们回来。”

“你是我们所有人的英雄。”

英雄,英雄。Alphys在温暖的怀抱里失声痛哭,从此泪水再也不曾滑落领导者的脸庞,眼泪在地下世界销声匿迹。

所有怪物的脸上都有着相同的神情——不,不是麻木。自从灾难降临人们很少再前往瀑布区域,幽灵和蜗牛都不知所踪。沉默笼罩了这片曾经的净土,滴滴答答的水声吟诵英雄的陨落。但没有任何人遗忘发生过的不幸,他们夜晚般的沉默里燃烧着别的东西,那个骷髅黑漆漆的眼眶中有闪耀的火光和星光。

他没有放弃希望。

我们都没有放弃希望。

这就是她的王国,她的家园,她的“决心”所在。

他们会一起冲破这牢笼,而当朝阳的晨光再次照耀在他们身上时,她会亲手将人类碎尸万段。



END.

如果可以的话留个评论呗XD

@绿尾大蚕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