饺子~

(码字与复习的兼容性)(点开↓)

嗨这里饺子!

\Undertale/

\摸鱼躺坑吸骨头/

双G/鱼龙/骨兄弟/审判组/人类组及各种

(依然努力着)

(依然喜爱♥)

为什么老福特把我的有些评论回复删掉了

心情复杂………………()

假的混更xx

考前摸鱼攒人品啦!!!!(nope)

p1 普通的NE福()

p2 p3 普通的表情包 —_— =)

继续悄悄 @ADAO阿稻桑 (逃走)

目前最喜欢的地图应该是雪镇和瀑布。

一个是自悲观与寒冷之中挣脱、蓬勃而生的毛绒绒的炉火,顽固地摇着脑袋在最荒凉的地儿生了根。

为什么雪镇顶上的“天空”如此明亮?为什么地底最深处的小镇能飘荡出阳光般明媚的歌谣?

明知道未来可能灰暗如头顶堆积成囚牢状的石矿,明知道坚守许久可能只会得到漫无边际的绝望,可还是要像冰蓝色的花儿攥住雪地那样紧紧攥住一丝光明和希望,皱着眉头微笑。

酒吧和薯条,写错招牌的图书馆,信箱和肉桂兔包,因为无能为力而微笑,我们不为寒冷而歌唱,而是赋歌声与勇气和力量。

就这么在冰天雪地里创造出一个温暖的奇迹来。

一个是水流深处静谧深沉的沼泽,布满回音花的窃窃私语和上下飞舞的磷光。水声钢琴声提琴声仿佛在倾诉某部被遗忘的史诗,在黑暗的窑洞间永恒回荡却再也无人传唱。

谁曾对着花朵哀求祈祷,抗拒着朝灵魂压迫而来的窒息和恐慌?有谁曾贴着岩壁贪婪窃取些微流动的气息,反复咀嚼只为忆起那地面之上无法触及的阳光?

谁试图忘却,忘却那一天天远去的自由和光明,终于化为不复鲜艳的尘埃,归入黑暗和泥沼?

乐声会把我们无法逃避无法抹去的悲哀铭记,沉重又轻灵。

死亡与新生往往是相辅相成的。

唯有这样我们才能背负着过往向前。

各位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新的坑ww(ntm

考完了!!出成绩了!!!直升考的春秋大梦破灭了(meiyou

寒假准备诈尸复健XD

再次感谢这么久依然没有取关的各位!2018继续努力!!!!XDD

【帕杉】牙痛

迟来的转一发!!神仙给我写的生贺!!!!吹豹她!!!!!!!

一亩流星:

@饺子~ 生日快乐!!

渣渣双手送上贺文_(:зゝ∠)_

很久不写文都手生了……请不要介意ooc!

也请不要介意前后不连贯……我尽力了w(゚Д゚)w

————

“唔……”

“疼疼疼!bor你轻点啊……”

“可是……诶哟!”

 

“我的天啊!”

Frisk有点茫然地看着同伴兴奋激动的样子。

“你不懂吗?”Chara仿佛发现了新大陆:“哇哦Sans那家伙原来还是禁欲系的!但他们到底谁在上面谁在下面啊?到底能不能说明白点——等等这里能不能看到里面?”

“什么上面下面?”

“你!诶……要是Alphys那家伙肯定能听懂……”

Chara有点无趣地朝Frisk撇了撇嘴,然后就真的撅起屁股朝门缝下面探头探脑。矮个子的人类无辜地眨了眨眼睛,踮起脚按响了门铃。

屋子里有什么东西猛地摔碎在地。Chara一个虎跃跳起来,毫不犹豫地给Frisk敲了一个暴栗:“暴露了啊!笨蛋!”

Frisk捂住被敲红的额头,泪光闪闪。

就在这样危机的几秒钟过后,门后面才传来慢吞吞的脚步声。有人慢慢地把门从后面拉开,露出一身凌乱的装扮。他惯穿的连帽衫此时还搭在椅子上,身上的毛衣被揪起来,显出里面空空荡荡的、洁白脆弱的骨头。甚至他穿着的黑色的裤子边角上还带着被濡湿的痕迹。

“居然让下面的那个来开门,没想到Papyrus原来是个渣男。”

“胡说八道什么呢小鬼?”

Chara慢慢地走近了些。Sans有些警觉地看了她一眼:“你想干什么?”

Chara绽开了一个甜美的笑容。骷髅被这猝不及防的热情给惊得毫无防备,下一秒就给抱了个满怀。她低头深深地嗅了一口,陶醉的神情马上就变得惊诧起来:“这味道不对啊?”

骷髅毫不犹豫地把红色的灵魂变蓝,然后掼出他房子的范围。Frisk面带犹豫地瞥了一眼他湿润的裤脚,轻轻地捂住自己的眼睛。

“你们今天还真是有够奇怪的……我身上有什么……”

“Chara说这样比较有礼貌。”

“以后少听她胡说八道,不健康。”

“哦。”

 

屋子里弥漫着一股古怪的味道。Frisk一口气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很不舒服地揉着鼻子。

“啊,”Sans看了她一眼:“我去开窗户。”

Papyrus又在房间里大声咳嗽了,Sans站在凳子上又重接了一杯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Sans怎么了吗?”

“papyrus牙疼,我都被吵了好几天了。可他既不愿意看牙医,也不肯吃止痛药。”他揉了揉眉心,眼皮子底下带着深深的黑眼圈。

Frisk帮着他从桌上又扳了一片药,当进了房间时,那股味道越发地强烈了。Frisk捂住鼻子,从Sans背后探出脑袋。Papyrus正按着下颚咿呀咿呀地哀嚎。

“你按住pap,我帮他灌止痛药。”

“SANS!我才不吃药!”

“不吃就接着疼。我都好几天没睡好觉了。”

“房间里是什么味道?”Chara从窗户外边翻进来:“哎唷,我和Frisk是不是打搅你们两个了?”

“止痛药撒了而已,还不是因为你们?”他不经意地把药片丢进水里,咕嘟咕嘟地泛白泡:“好了,pap,张嘴。”

“话说你怎么不用重力控制?”Chara插嘴。

“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唉欲求不满就是凶。”

“你倒是照顾一下在场还有两个‘未成年’好吧?”

Chara嘻嘻哈哈地握住Papyrus的一只手,Frisk扯着另一只红手套。Sans倒是毫不留情地攥住Papyrus的下颚,毫不犹豫把水灌进去。

“我的天……呐……”Chara结结巴巴地说:“你就是这样喂药的?怪不得他不肯吃……”

她一时没反应过来,又让Papyrus挣脱了。于是房间里又漫起难闻的药味。Sans把杯子丢到毛茸茸的、湿答答的地毯上:“那你说怎么喂啊,专家大人?”

“嘴对嘴!”Frisk激动地举手抢答:“漫画里都这样演!可管用了!”

Chara和Sans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捂住脸。

天哪,地上的漫画里到底都画了什么啊……

 

真正的未成年组都被扫地出门后,Sans才又坐回湿答答的床铺。

“还疼么?”

“……有一点……只是有一点而已!这一点痛苦伟大的PAPYRUS毫不畏惧!”

Sans笑了一声,流到Papyrus的耳朵里简直走了样,就好像是对他的嘲讽讥笑。他正想反驳,Sans却跳下床,微微掂起脚。

“数三声再睁眼,怎么样?”

Papyrus哼了一声,闭上眼睛表示自己对这种小把戏很是不屑。有人轻轻地扳住他的下颚骨,他忍不住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Sans眯起眼睛,慢慢地贴近。

一……

他的心脏砰砰地跳。

二……

有一天舌头灵活地撬开了他的齿缝。

三……!

 

Papyrus满脸通红地后退,他感觉自己简直是无法再直视Sans的脸了,很是局促地把Sans的脸颊推到一边。

“唔,终于灌下去了。”懒骨头松了口气,浑然不觉自家兄弟微妙的少年情绪:“小鬼偶尔也有好点子嘛。”

他轻轻松松地开门出去了,徒留Papyrus一个骨烦恼。

 

“你说Sans是真情商低下还是装的?”Chara忍不住推了旁边的矮个子一把,对方正碎碎念些神奇的单词,整个人容光焕发闪闪发亮,就好像觉醒了新的属性获得了新生。

“管他呢。”她只好默默地嘟囔,拽着面带微笑的Frisk,错过骷髅戴起兜帽的一幕。

————

我猜sans脸红了。

赌一包辣条。

吃药我可有经验了。一天两种药十二片呢【自豪】但是接吻我没经验x不怪我,我沉迷于学习。


不是更新orzz

牙和肚子都疼豹 负能有点多

…大概停更两个月 随时诈尸回来…!

……感谢不取关之恩T T

【UT/Alphyne】As the sunshine arrives.

cp:Undyne x Alphys 原作向,PE线背景

* @彩时雨Arain 你点的鱼龙XD!真是写不出她们万分之一好!!太喜欢这对儿啦。

*全文4000+(蹦哒)私设有。算是迟到的第二份周年贺,花了非常多心思的一篇,望食用愉快。(以及求评论XD)

感谢阅读(鞠躬





桌上的手机叮叮地响起来,一旁的柠檬汽水被特别关注自带的大幅度震动晃得摇摇欲坠,好一会儿才不倒翁似的停住。

Alphys一边发誓再也不乱装提醒功能一边伸长了手去抢救手机,在它转而祸害喵娘手办前慌张地按下了查看。智能机可怜兮兮败下阵来,不甘心地直抖。“嘘。”

“嘿Alphys,今天的天气怎么样?:) ”

博士抱着手机在床上滚了几圈,用爪子搓搓比屏幕还要烫上那么一点儿的脸,整整领口噼里啪啦地打起字来。Undyne的短信!别让颜文字暴露你每分钟超两百的心率,Alphys!这条博客必须要严肃庄重!

怎么回复呢?“非常热!!”不不,这傻里傻气的;“一如既往的热”?听起来像整天怨这怨那的书呆子;“跟你一样火辣”…?人类的主意挺不错的,但Alphys的脸快比某人家的茶还要烫了…………

她对着屏幕怎么也按不下发送,怀念起刷博客时的准确利落。实验室的大功率空调呼呼地把冷风往折叠床上送,杯子里的汽水和Alphys整个人一齐冒着粉红色的泡泡,稍不留神心情就被二氧化碳气体掀个大跟头,飘飘然得头重脚轻。热域的季节可不分春夏秋冬,但这并不妨碍Alphys在热烈的酷暑里享受冰冻苏打和水果。她喝着汽水盯着手机,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地底好像也没有“天气”呀?




Alphys第一次碰见Undyne时鱼人族的小战士还打不过国王,满脸不服气地挥舞长矛,要求再战一场。新晋的皇室科学家抱着文件资料急匆匆地走在热域滚烫的路面上,“嘭”的一声纸片洒了满地,险些被高温岩石点着熊熊燃烧。初次见面就没能给国王陛下留下好印象,Alphys又害羞又窘迫,巴不得自己变成一只幽灵凭空消失然后逃之夭夭。但我们毛绒绒的好好先生显然并不在意,只是温和地笑着帮忙。

她红着脸把文件捡起来,连声道歉,一抬头看见了鱼人女孩,盔甲原本擦得干净闪闪发亮,现在沾满了灰扑扑的火山灰,很有些狼狈。她也笑起来——是非常爽朗的那种笑,带着阳光贯穿云层般炽烈而豪放的英气,音量之大吓跑了一旁偷窥的迷你火山。那时这位女士年纪尚小,热域严酷的环境还不会对灵活的年轻人造成太大影响,于是频频骚扰因会议而暂居热域的国王,长矛一竖发起挑战。Asgore待人从来都非常温柔,更是拿女孩儿没办法,就认认真真同她训练。(许多年后Undyne深刻理解了什么叫作“天道好轮回”。)

Undyne拍拍灰尘朝Alphys伸出手,令人愉悦的青春味道放肆地洋溢,锋芒的气势也丝毫不输成年。好斗的天性没有让她变得残暴张扬,而是使她初步具备了守护他人的能力;小鱼人的身上已经能瞧见女英雄的雏形,就如寥寥无几能用利刃破开坚冰的极地鱼,骄傲地在零下几十度的海水中徜徉跳跃。

“未来的皇家护卫队队长,Undyne。”

对方的指关节热切有力,Alphys差一点被过大的手劲掰倒,连做几个深呼吸才没有因紧张而磕巴。“我是Alphys……!新来的皇室科学员……!”

她还在思考该说些什么,Undyne已经跟Asgore吵吵嚷嚷地走远了,回过头来大笑着朝她挥手。“很高兴认识你,Alphys博士!”

Undyne,Undyne。Alphys在心里愉快而欣喜地念了几遍这个名字。





她漫步在下游不算宽敞的水道上,清凉的水流蹿上边沿灌进雨靴里。热域的怪物们向来不太待见阴冷潮湿的瀑布地区,Alphys却格外喜欢这块僻静的地方。

她听见回音花录下钢琴悠扬的旋律不停往复回荡,穴顶矿石闪烁是一颗又一颗金黄的星芒。故事在这里打着转儿编成轻灵的歌谣,又一直往河水里深深、深深地沉淀下去。

Alphys常常把脸贴在冰凉的岩壁上,仿佛有来自地面的丝丝缕缕的暖风自上而下沿着石缝吹过。她能听见人类孩子欢快的叫声和笑声,能听见无数的生命在日辉月华的照耀下生生不息。

她当然明白这不过是违背常识的幻想——地面上的幸福太过遥远,如果有风吹拂大概也只是岩壁间的气流变换。

但这幻想依然让Alphys好几天来、为看似无法完成的实验任务而焦躁不安的心情得到了很好的慰藉——并因此心怀希望。

Alphys觉得脚步溅起的水花都轻快许多,希冀和喜悦也和着回音花吟唱的拍子一点点浮出心头。她期盼着能在偌大的废墟堆中再找到些人类的稀奇物品。人类可真有趣啊,博士这么想到。就连废弃的东西中都有如此多千奇百怪的文化!也许有一天他们会回到地面上————

首先她得想办法解决地底的事。远处工程爆破般的巨大声响把Alphys吓了一跳,屏住呼吸紧张地躲到一大堆的废品后边观望。

“对!!就是这样!!!把全身的愤怒爆发出来!!!再用力来一拳!!!!”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哈!!!!正中靶心!!!!棒极了Undyne!!!!”

又是一声巨响,这次像火山爆发。Alphys几乎能想象出挨揍对象此时的惨状。果不其然,当她心惊胆战地探出半边身子,地上的那袋太空食品已经咽了气,冰冻食物从瘪掉的袋口凄惨地漏出来。训练人偶,不对,训练人偶的表哥在一旁蹦蹦跳跳活动棉质身体,戴着火红拳套兴奋地挥拳的则是熟悉的海蓝色身影。

许多瀑布地区的小怪物都站着围观这场单方面的拳击比赛。塞壬小声哼着电音给比赛助兴。乌龟葛森也在,端着螃果和海茶递给大喊大叫的孩子们。岁月磨平了他青黑色龟壳上的棱角,昔日英雄的光彩不再,眼镜后头只有被青春的热情复燃了些许的浓厚温存。这依然是位活力四射的老人家。“嗨嗨,小伙子们姑娘们,悠着点儿!”

Undyne看见了Alphys,停止拳击招呼她过去,笑容又使她想起自己时常在瀑布下方幻想能看到的顺流而下的一瞬阳光。在跃动的水雾间折射出斑斓的色彩。“要加入我们吗,博士?”

Alphys在脑海中猛刷了无数条“天啊Undyne和我说话了”的弹幕,被约刷亚和亚伦推搡着往前走,面红耳赤地在鱼人面前停住。“呃……Undyne……我…我在想也许你会愿意……来我家一起看部动漫什么的?”蠢透了Alphys……

怪物们七嘴八舌地嚷起来。

“动漫……?那是什么?”

“偏心!Alphys博士太偏心啦!”

“就是!居然只邀请Undyne!”

Alphys闻言脸又红了几个数量级,体温噌噌上升像只兴奋过头的火岩绳。被邀请了的人连忙把邀请者从不知所措的状态中解救出来。

她说,“乐意至极。”握住肉乎乎的黄色爪子咧开嘴。“那么我们约好啦?”科学家小姐使劲点头,眼神偷偷往对方身上瞟。

殊不知行事爽快的鱼人族女孩,就这么把她们的一辈子都预订好了。

“Alphys?走神了?”Undyne揉揉心思不知飘哪去了的Alphys,俯下身子朝对方耳朵吹了口气。“在想什么呢?”

Alphys从回忆里回过神,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手指不安地在白大褂口袋里摩挲地下实验室的金属钥匙。下午就要进行正式实验了,如果成功他们就能够带回万千怪物的笑容。

她张开口欲言又止,终是没有把安排说出来,只是盯着Undyne的眼睛。起初Undyne这样笑着看她时她的目光总是躲躲闪闪,两人熟稔后便习惯了这样不时默契的对视。每次时间不长,但非常温暖。

她盯着Undyne的眼睛仔细端详。Undyne的双眸里是燃着火焰与星辰的。她是天生的英雄,最合适的领导者。

Undyne也会像任何英雄一样垂垂老矣,就像葛森。皱纹会攀上她的脸庞,锃亮的盔甲将落满灰尘,但她灵魂深处那炫目的光辉永不褪色。在那之前,她会先同她的子民一起夺回怪物们的光明与未来。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

Alphys咬住下嘴唇,血珠一粒一粒从伤口蹦出。她蜷缩在折叠床的角落紧紧用被单裹住头部和尾部,血水和泪水同时划破僵硬麻木的脸庞。

梦魇又一次在深夜袭来,无论对于科学家还是融合怪。白日融洽而无伤大雅的恶作剧此时看来都是再虚伪不过的伪装,歇斯底里的尖叫铡刀般绞断脑神经。绞断,然后碾成粉末。

她妄想成为英雄,换来的是比撒旦还值得惩戒的罪恶。她从来就不是个诚实的科学家,不是认真敬业的积极分子,不是阳光向上的女孩。她只是个彻头彻尾的自大的恶人。

可她总是能瞧见她的朋友们,瞧见Undyne,在实验室摇摇欲坠的白炽灯旁边就像颗炽烈燃烧的太阳释放着光与热,烘干她的灵魂与眼泪。Undyne说一切都会好起来,挥着拳头信誓旦旦要揍扁所有惹人生厌的黑暗。Undyne拍着她的背说Alphys是了不起的科学家,她最厉害的朋友,语气里毫不掩藏地敬仰和骄傲。

她在第无数个这样的长夜坠入睡眠,狂躁喧嚣的河流暂时归于宁静。怕黑的死神鸟钻进她的被单里蹭了蹭Alphys的脖子。明星机器人为累坏了的科学家掖好被角,悄无声息回到自己的房间。怪物有时候是非常容易被鼓舞的。





Alphys十分庆幸临行前塞给Undyne的注射用决心没有派上用场。她很高兴多年来对人类的认知基本正确:他们的行为虽然古怪且难以捉摸,但他们显然有着一副好心肠。

他们也大方谅解了自己像个变态一样到处布置摄像头的行为,她不太好意思地想到。Mettaton用上了新躯体,也因为人类的配合演出为电视台的播放业绩新添一笔。如今他们往王城那里去了,在青苔气味的古老电梯前同自己道别。老天,她真喜欢这个人类。Alphys不知道他们会迎来怎样的命运,她倾向于相信人类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但人类的到来显然还改变了一些其他的事情。

比如雪镇门口匪夷所思的委托,乘着船妇的木筏一路漂流,随着空气的滚烫而渐渐满格的决心。

比如从门缝里塞进的信件,用电锯锯满九十九次才得以打开的酸甜气息。比如手忙脚乱的换装打扮,送错对象的礼物,瀑布的另一次漫步,滑稽的戏剧表演。

比如某位女战士一如既往地奋力把自己整个塞进垃圾桶,对人类漫画刨根问底的可爱较真,沮丧尴尬的面容与心底憋不住漫溢出来的狂喜。

比如在及膝深的水道里进行一场竭尽全力的奔跑,最后扑进爱慕之人的怀中,眼神再次交汇仿佛从不曾分离。

比如一个足够久的拥抱,在瀑布湿润的水雾之间涣散开,在回音花衷心的祝福间弥漫而去,直至将整片土地都布满浓郁到快要窒息的惊喜。

比如一个终于落在唇畔的吻。

她知道自己再也用不着躲藏和隐瞒。

因为她的幸福正迎着阳光向她走来。





END.

UT二周年快樂

UT二周年快乐啊啊啊啊啊啊啊❤❤❤

千雪QAQ:

ut二周年快乐!

Sakuria:


undertale两岁啦!生日快乐!!!


抹茶子:



ut二周年快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刹那流火:



ut二周年快乐!!!

  

  

阿潮:

  




   




二周年快乐!!

   

   

Atlach:

   




    




ut二周年快乐!!!

      

    

      




吊顶灯:

      

    

    




     

         

     

     




UT二周年生日快乐!!!

        

     

        

     

        

     

        




大洗耳:

        

     

        

     

        

     

     




      

           

      

          

      

          

      

      




UT二周年快乐~

          

      

          

      

          

      

          




白月巫:

          

      

          

      

          

      

      




       

             

       

            

       

            

       

       




二周年快乐啊!!!!!

            

       

            

       

            

       

            




AO牌白熊:

            

       

            

       

            

       

       




        

               

        

              

        

              

        

        




作為喜歡UT 的一份子, 很高興UT 今天終於到二周年了! 之前一直在催稿甚麼的, 可能有點氣氛不愉快… 感謝病兒的統籌和審核, 感謝各位畫手PV手文手的參與和努力以及對我的包容. 在今天, 2017年9月15日, 我們一同為了UNDERTALE 2歲生日而狂歡.

              

        

              

        

              

        

        




https://1463727379.wixsite.com/chineseundertale-2nd